阅读新闻

淝河席井我的家-包河新闻

[日期:2018-08-28 21:06:52]来源:  作者:

淝河席井我的家

吴翠云

编辑日期:2018-1-12 9:08:48   作者:新闻中心   点击次数:

四十年,就这么一闪而过。

我,一个土生土长的淝河镇人。淝河路桥以西,是我常年居住的家,村名叫“席井”。关于席井的名字还有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呢!儿时听爷爷说,我们村原来住的大多都是“席”姓家族,他们善良淳朴,勇敢多智。在那个时候,生活条件很差,村民们都喝塘水,这也导致了各种疾病。这时,“席”姓家族为了让大家喝到干净卫生的水,就决定挖井取水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他们夜以继日的辛劳下,一口大井终于诞生了。这时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:一条祥龙飞过井的上空!据说从那以后,不管村里的人怎么用,井水都未曾干涸过,而且还清澈香甜。这口井就坐落在村西头,“席”姓家族说这井是“龙头”,“席井”就是由此而来。爷爷说后来,村里闹了一场瘟疫,“席”姓家族也慢慢离开了……再后来,我们这些其他姓氏的就来安家落户了……

在我的记忆中,三十年前的席井天空是湛蓝的,时不时有几朵火烧云飘过。视野开阔,一眼碧青;晨光柔和,晚霞灿烂。春花烂漫,夏星璀璨,秋叶翻飞,冬雪飘舞,四季如歌。村后那条河轻快地流淌着。夏天我和小伙伴们在里面摸河蚌螺丝、嬉水玩闹,快乐何曾有过止境!

还记得那些年我们的村很穷,只有极少数人家是砖瓦房,其余的都住在土坯房里面,我家也是如此。我记得我家是四间土坯房,房顶是用稻草和朴席垫底,末了压上黑瓦。有的人家直接用泥巴糊上,屋里两个大梁支在堂屋中央,地面也是泥巴地,扫地时灰烟直冒。大门是从里头带门栓的那种,门口有高高的门槛,两边放着青石,可以当板凳坐。我家祖孙三代同堂,我的童年便在这简陋的土坯房里度过,虽然清苦,但很开心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一眨眼到了八十年代,村里有很多人翻了土坯房,盖上红砖黑瓦新房,墙壁刷得粉白,做上水泥地,部分人家还盖起了气派的“小二层”。渐渐的,生活水平提高了,生活质量也改善了。到了一九八八年,我们家也盖起新房,看着盖好的房子,爷爷、奶奶、爸爸和我们姐弟都高兴地合不拢嘴,挂红上梁,放炮撒糖,宴请宾朋,好不热闹……这,是我的少年时期。

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,不知道又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,不知不觉地来到了2004年。终于我家盖起了楼房,还铺上了地板砖,同时还置办了大小电器。其间,我们姐弟先后成家,日子也在慢慢变好。但是与此同时,我们最不想看到的还是发生了,家里出现了变故,爷爷、奶奶和爸爸相继离世……仿佛每个时期,我的家都在发生变化。

近几年来,各种外来经商者,都到我们席井村租房租地皮做生意,他们的到来改变了原来的席井。在给我们带来利益的同时,地上的垃圾增多了,每天都能发现烧垃圾团团的黑烟,雾霾在慢慢增多,火烧云在慢慢减少;螺丝河蚌原来的家也被各种塑料垃圾所占领,发臭的河水上时不时漂着不明物体。现在的席井乱七八糟,废品堆满各个家门口。

2017年6月份,我们接到通知,政府为了让老百姓有个整洁健康的生活环境,让老百姓的生活质量更上一层楼,启动了把淝河片区综合改造,席井村也在这次改造范围内。我好激动,积极配合镇村丈量房屋,核对附属物,签字交钥匙。从交房到拆一个多月时间,曾经的席井已成故事,不管以后如何发展,她都将是我不泯的回忆!

不知怎么的,说到这里我有点心酸,眼眶里挤满了泪水,还有一滴很不自觉地落了下来,滴往我的指尖,再滑落到了地上。不管怎样,我都期待着新的家园早点建成,憧憬着未来更加美好!

梦里,我回到童年,坐在秋千上,飘啊飘,飘啊飘,飘向那不知名的远方……

(本文为“淝河记忆”征文一等奖,特此刊登以飨读者)


相关新闻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